广州涉外离婚律师
您当前位置: 首页 律师文集 婚姻家庭

为配偶权立法是一件严肃的事情

2018年7月25日  广州涉外离婚律师   http://www.gzswlhlvs.cn/
  核心内容:为“配偶权”立法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,我们要认真对待。下面婚姻法编辑为您详细介绍,希望您会有所收获。

  在11月7日举行的中国法学会婚姻法学研究会2010年年会上,该会会长称,婚姻法学专家们正在讨论的“人身权保护”中包括如何追究“第三者”干扰婚姻关系的责任。“小三”或许会被追究侵犯配偶权。

  立法惩“小三”是救济私权利的问题。其实“配偶权”以及追究小三的法律责任,在我国还是一个法律空白——

  “小三”,顾名思义其实就是婚姻中的“第三者”,立法来惩办第三者,说白了就是“通奸有罪”,中国几千年来的历史法典中,“通奸”一直都被视为不可饶恕的罪行,最早的是“格杀勿论”,直到“民国”,通奸还是触犯“刑法”的。

  新中国法律制定的伊始,就已经明确将“通奸”排除在刑法之外,列入道德范畴,这是社会进步、尊重人权和法制文明的体现,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是对“通奸”的放纵,现实社会中,小三的角色不仅不光彩,更是遭到道德的谴责和人们的唾弃。

  不少网民对这个议题颇不以为然,希望专家们去管管高官包二奶的事。错了,这根本就是两个法律关系:高官包二奶是监督公权的问题;立法惩“小三”是救济私权利的问题。其实“配偶权”以及追究小三的法律责任,在我国还是一个法律空白,这是个挺严肃的事,并非无聊话题。

  “第三者”一直是被唾弃的角色。第三者的出现,让很多本来美满的家庭最终走向破裂。这些年,“小三”成功“插足”,取代了“第三者”,成为了新的专有名词。但无论名称如何改变,也改变不了其在道德上的劣势,“小三”终究是被唾弃的、被鄙视的“破坏家庭者”的代名词。

  小三的存在无疑破坏了他人家庭的和睦,甚至还会引发家庭暴力等社会问题。但对于第三者插足的行为,我国目前还主要停留在道德谴责的层面。十年前的2000年,重庆发生了我国首例妻子状告第三者侵害配偶权案。原告周远华状告第三者谢光萍插足,造成原告家庭不和睦,要求判令谢立即停止插足自己的家庭、赔礼道歉并赔偿精神损失费5.5万元。一审法院判决谢停止侵害,并赔礼道歉。但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终审裁定:此案不属于人民法院民事案件受理范围,驳回了原告的起诉。就是说,法院认为小三这个事不归法院管。

  法律对小三的这种缺位,根源在于婚姻的特殊性。夫妻关系是法律所确认的世界上最亲密的关系(甚至超过父母子女的直系血缘关系),但这种关系却是建立在情感之上,一旦情感发生危机,那转眼之间它就会变成世界上最冷漠的关系。可见夫妻关系是建立在情感之上的法律关系,法与情之间有强大的张力,法律的作用比较微妙。

  我也是电视节目和新闻看多了,才知道原来世界上有这么多的形形色色的“小三”,最终闹得鸡犬不宁,上吊喝药的事,还真不少。法院如果一直说:我们不管小三的事,未免让人们对中国的法治失去信心。所以,才会有婚姻法专家专门讨论小三是不是侵害了配偶权,该如何惩治。

  2001年,我国修订《婚姻法》时并没有引入“配偶权”这个概念,只是规定了夫妻之间“互相忠实”的义务。这导致了一系列的权利的真空,比如,夫妻之间相互忠实是法定义务,但却不是小三的义务,老婆不能拿这一条法律去起诉第三者违法!再比如《婚姻法》第46条规定,仅仅对于重婚、与他人同居导致的离婚,无过错方才有权请求赔偿。也就是说第三者插足没有导致离婚的,不能要求赔偿;对重婚、同居以外形式的第三者插足,也不适用赔偿。同样,刑法里“重婚罪”只能惩罚“重婚”这样一种第三者插足的行为。

  而按法学理论,配偶权的内容包括:性的忠贞义务、同居义务、住所商定权、相互合作、扶助权等等。配偶权能为婚姻提供比较全面的保护,任何不忠贞的行为都可以被纳入侵犯配偶权的范畴,由法律来调整。

  其实世界上没有“通奸罪”的国家并不多,连西班牙、法国等浪漫国家都有类似罪名。美国有的州通过判例把夫妻间不忠贞行为确定为侵害配偶权的行为,受害方可以据此提出索赔。这样的司法实践值得我们借鉴。

  婚姻法频道为您整理配偶权相关知识,欢迎浏览,感谢您的阅读。